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香港六合彩网站
香港六合彩特码香港六合彩网站 真实香港六合彩网站 乡村香港六合彩网站 香港六合彩开奖香港六合彩网站 网络香港六合彩网站 现代香港六合彩网站 短篇香港六合彩网站超吓人 女鬼香港六合彩网站 宿舍香港六合彩网站 400个民间香港六合彩网站 999个短篇香港六合彩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神话故事 >

永远的鳄神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吴邦国 发表时间:2016-12-26

良渚晚期,在浙江余杭钵衣山的羽人分族,有一个叫良羽的小伙子,烧制出了一种颇有特色的陶器——黑陶。把陶器表面磨光,在上面刻画花纹,再涂上漆,特别漂亮。

  这天,良羽和弟弟良文带着新烧制出来的黑陶壶来到反山,想用它换点生活用品。反山,是当时贵族头领邦戈首府所在地。兄弟俩在反山集市兜了一圈,最后决定用黑陶壶换些织物回家。

  二人来到了织物柜前,哪知,良羽刚刚拿出黑陶壶,在旁边正看织物的一位姑娘一下惊叫起来:“呀!这是什么东西?从没见过,这个好,拿来瞧瞧……”说着上前就要抢黑陶壶。良文怕她给摔了,赶紧护着。为了多换些织物,良文故意大声炫耀说:“这叫黑陶壶,没见过吧?是我哥烧出来的。”

  “黑陶壶……你哥?”姑娘一惊,用手指着良羽说,“他就是你哥?这黑陶壶是他烧出来的?”良文点了点头。姑娘立即从手上取下一个玉镯,说:“我用这个跟你换!”良文不认识玉镯,他看了一眼,撅着嘴说:“这是什么?不换。”姑娘说:“那你要换什么?”良文指着柜上的织物说:“换那个……”

  姑娘笑着对他说:“知道我这是什么吗?玉镯,你用我这玉镯可以换到更多的织物。”良文听了一惊:“真的?那我跟你换!”说着就要同姑娘交换。

  “不能换。”良羽拦住说。姑娘奇怪了:“为什么?”良羽说:“我们这个没你那个贵重。”

  “黑陶壶不贵重?物以稀为贵,我就要换这不贵重的东西。”姑娘话一出口,旁边围观的人都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女子不会是有什么病吧?”不知是谁冒出了一句这样的话,声音不大却语惊四方。话刚刚说完,就见有人突然倒在了地上,大家一看,倒下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姑娘。这下所有人都吓坏了,纷纷四散跑开了。

   “这……这可怎么是好?”随那姑娘前来的一小丫头惊叫起来。

  “不急不急,等我来……”说着话,只见良羽把那姑娘放平躺在地上,用拇指在她人中那个位置掐了起来。见良羽这般动作,小丫头着急地问:“这……有用吗?”良羽没有回话,只顾掐着。过了一会儿,那姑娘渐渐醒了过来,小丫头非常高兴,叫道:“公主、公主……”一听她叫公主,良羽愣了,他问那小丫头:“她是哪家公主?”小丫头说:“她是邦戈首领的小女儿国钰公主。”

  “她就是贵族首领邦戈的小女儿?”良羽不禁一惊。原来,外面都传说邦戈的小女儿有种怪病,不能受刺激,一受刺激就发病,没想到今天他竟目睹了这一幕。良羽怕惹出什么事来,觉得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想到这儿,他叫良文把那黑陶壶送给那小丫头。说完,拉着良文转身就离开了。

  “等等!”小丫头追上前,双手叉开,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原来国钰公主醒来后,听说是良羽救了她,又见良羽把黑陶壶留给了她,即刻吩咐小丫头把玉镯送过来。

  良羽知道这玉镯的分量,怎么也不肯收。

  “你们不收玉镯,就不放你们走。”小丫头看着良羽,以不容商量的口吻说。见良羽着急的样子,她心软了,“要不,你们留下姓名地址,才能走。”

  无奈,良羽只好把姓名地址告诉了小丫头。说罢,二人急匆匆地离开了。

  回到家,良羽还心有余悸,他嘱咐良文,不许把这件事对任何人说。

  岂知越怕有事就越有事。第二天,寨里突然来了一人,拿着一匹织物,大摇大摆地来到了良羽家。

  这一下,惊动了寨子里所有的人。来人说,这匹织物是贵族首领邦戈的小女儿国钰公主特意送给良羽的。

  “这是为什么?”大家一个个都云里雾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为什么?没安好心呗!”有人在摇头咋舌。

  “退回去,退回去,不稀罕!”有人高声叫嚷起来。

  原来,他们说这话是有原因的。羽人分族虽说是个小部族,却有着其他部族没有的风骨傲气。羽人分族因生产出了黑陶而远近闻名,羽人分族的百姓靠做黑陶日子也渐渐过得好了起来。可贵族首领邦戈见了越来越眼红。近来,邦戈为聚敛更多的财富,天天想把羽人分族的地盘占为己有,时常派人出来骚扰和掠夺,遭到了羽人分族的坚决抵抗。见羽人分族不屈服于他,他派人偷袭骚扰寨子的次数愈来愈多。现在看到邦戈的女儿给良羽送东西,大家感到很气愤。

  望着这匹织物,良文问哥哥:“退回去吗?”

  良羽说:“退什么,这不是咱那黑陶壶换来的吗?”

  良文反驳道:“咱一把黑陶壶能换这么多织物吗?”

  良羽笑了:“黑陶壶咱有的是,不就是泥巴捏的吗?明天再给她送些去。”

  “那是那是!”良文听后嘿嘿直乐,“咱羽人分族的泥巴值钱。”

  “这个难得,咱不会织,拿去给寨子里的人都分一点,就说是我那黑陶壶换来的,一物换一物。”

  “好!”良文答应着。刚一打开织物,忽见一只玉镯包在织物里。“哥,你看……”

  良羽拿起玉镯,脸顿时沉了下来,立即说道:“原封不动,马上退回!”

  谁知,送织物的人却说不能退,“退回可以,我们国钰公主说了,要你亲自去退。”那人对良羽说道。

  “亲自就亲自,难道还杀了我不成?”良羽愤怒地回答道。

  良羽跟着那个送织物的人,到国钰公主的府第,他要将织物送还给国钰公主。

  国钰公主见良羽来到府上,马上吩咐人,要以最高的礼遇接待良羽,在国钰公主府,良羽受到盛情款待。府上的人都看出来了,国钰公主喜欢上了良羽。

  贵族首领邦戈对羽人分族一直是虎视眈眈,与此同时,黄河、长江流域的部族、方国之间的掠夺性战争也悄悄开始了。

  为了抵御外族的入侵,尤其是防范邦戈对羽人分族的侵袭和瓜分,这天晚上,羽人分族头领召集各寨头人,共同商量如何抵御外族侵犯事宜。到了开会的时间,各寨头人都到了,唯有良羽没来。

  头领立即派人叫来良文,问他良羽到哪里去了。良文感到很奇怪,哥哥明明早来了。

  “早来了,可人呢?”正当大家疑惑时,外面有守卒来报,说傍晚时分有人看到良羽去了反山。

  “去了反山?”一听良羽去了反山,会场“轰”地一下骚动起来。各种猜测和联想都传了出来。羽人分族的人也都知道国钰公主看上了良羽,可羽人分族有族规:一是不许与外族人为亲;二是不许与自己的敌人为亲。它们最恨的就是叛族投敌,谁要违反了族规,那就要用族法将其沉河喂鳄。

  大敌当前,恰恰良羽在这个时候又去了反山,难道他真的叛族投敌啦?

  自从良羽认识国钰公主以来,两人一直暗中来往,交往甚好。可这只是传说的,谁也没抓到什么把柄,没想到今天居然公开了。大家也猜想到迟早有这一天,那是因为前不久头人们在商议如何对付邦戈时,良羽第一个站出来表示不同意与其决斗。他的理由很简单:大家同属一个蚩尤部落。现在看来,这个良羽还真的是被那个国钰公主迷上了。

  “回来就拿他沉河喂鳄!”有人叫了起来。也有人说他恐怕是回不来了!头人大会就这样不欢而散。

  良文郁闷地回到了家,进屋一头倒在了床上,两眼直直的发呆。他心想,难道良羽真的叛族投敌了?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二人从小在一块长大,一块玩泥巴烧泥巴,一块烧制出了今天的黑陶。可眼下,没想到为了一个有病的女子他竟会叛族投敌……

  良文想着想着,渐渐睡着了。此时已是下半夜了,朦胧中,忽听下面有人在拍打屋柱。羽人分族的房屋除几根柱子着地外,房体都离开地面悬空的,那是为了防潮、防水、防蛇虫。所以来人都要先拍打屋柱。一听有人来了,良文翻身起来,小声地问:“谁?”

  “我。”

  “是良羽?”一听是良羽,良文赶紧把门打开。一见面,良文迫不及待地问:“你……这么晚从哪里来?”

  “反山。”

  “你真的去了反山?”

  “去了。”

  “你真的与那个病女子好上了?”

  良羽板着脸:“不许你侮辱她。”

  “这……为什么?”良文奇怪了。

    免费订阅精彩香港六合彩网站,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永远的鳄神
本文地址:/gsh/shenhua/25828.html
上一篇:打灯谜    下一篇:祸福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