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香港六合彩网站
香港六合彩特码香港六合彩网站 真实香港六合彩网站 乡村香港六合彩网站 香港六合彩开奖香港六合彩网站 网络香港六合彩网站 现代香港六合彩网站 短篇香港六合彩网站超吓人 女鬼香港六合彩网站 宿舍香港六合彩网站 400个民间香港六合彩网站 999个短篇香港六合彩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

谜案追踪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钱岩钱岩 发表时间:2016-12-26

一、有人失踪

   一对小夫妻在江城市国货路开了一家礼品回收店,这天,两人丢下只有几个月大的孩子,离奇失踪。市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徐虎接到报案,立即带着刚从警校毕业的高军,开车赶到案发地点。

  这家礼品回收店是间小店铺,甚至连个店名都没有,只有一个招牌顶在紧锁的门口,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四个大字:礼品回收。报案的是在这附近卖书报杂志的胡妈。一见到徐虎,胡妈就迫不及待地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昨天傍晚,小范,就是这礼品回收店的女人,抱着孩子来我这儿,要我帮她带一下孩子,说就一会儿,她去给丈夫送点儿东西。人家小夫妻从农村来,做点小生意不容易,你说举手之劳,我能不答应?只是我也要做生意,所以特意提醒她,要她快去快回。当时小范说,她到中山路时代超市,最多一个小时。可直到我收摊,也不见她回来!我又没办法联系上她,后来只好把孩子带回家。不瞒你说,我很喜欢这孩子。唉,我有一个儿子,都三十五了,一天到晚飘着,我早就想抱孙子了!早上我来出摊,发现小范家的店门还关着,上去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觉得不对劲儿,于是就给你们打了报警电话。”

  徐虎听了,眉头紧锁,问道:“胡妈,您可知道小范夫妻俩人的名字?他们在这儿开店有多长时间了?除了这店,他们有没有别的住处?”

  胡妈说:“小范的名字叫范蓉。他男人姓朱,叫朱上来。他们开店的时间不长,也就三四个月。吃住就在店里,没其他住处,这我知道。”

  徐虎接着问:“这小夫妻俩平时为人怎样?他们开店期间,有没有和别人发生过矛盾?”

  胡妈说:“这两人为人挺友善。特别是那男的,见人就笑,嘴又甜,没见他们得罪过什么人。”

  徐虎继续问:“那您再说说,这小夫妻俩长什么样?还有,小范从您这儿走时的准确时间,她当时穿的是什么衣服,骑车还是坐车?”

  胡妈笑着说:“这小夫妻俩长相有特点:男矮女高,男瘦女胖。朱上来个头顶多一米六,他老婆小范比他高一头,左下巴有个大痦子。她从我这儿走时是五点整,她说她最多一个小时就回来,所以我特意看了一下时间。她走时穿的是白衬衫、黑裙子,背个小挎包,骑的是一辆红色的女式自行车。”

  徐虎谢谢胡妈提供了这么多情况,要她继续帮忙带两天孩子,一有小范两口子的消息,就立即通知他。说完,他就带着高军赶往中山路时代超市了。

  高军不解地问:“我说队长,您只顾听胡妈说了,就没想到打开店门看看?或许范蓉他们就在店里呢!比如说生了急病,比如说被歹徒害死在屋里。”

  徐虎发动了汽车,笑道:“你小子看故事书看多了!你想想,作为一个吃奶孩子的母亲,她要是回来了,第一件要做的是什么?”

  高军说:“那肯定是到胡妈家接孩子!”

  “对了!问题是范蓉一直没来接孩子,所以夫妻俩不可能在店里!”

  二、迷雾重重

  徐虎估计了一下,从胡妈那里到中山路时代超市门口,骑自行车十分钟就能到。即使范蓉在路上耽误了一些时间,也会在下午五点半之前赶到时代超市门口。

  时代超市门口人来人往。高军四下打听,想确定昨天下午五点十分到五点半之间,范蓉有没有来过这里,但并没有任何收获。

  徐虎安慰高军说:“不要着急。我们就是要从这一团迷雾中寻找蛛丝马迹,然后剥茧抽丝,理出头绪。我们先来分析一下,朱上来在这儿干什么。”

  高军说:“购物?路过?会朋友?干什么都有可能呀!”

  徐虎说:“的确,朱上来上这儿干什么都有可能,我们无法知道。我们再来分析分析,他要妻子把东西送来,而自己不回去取,说明他不能脱身。这有两种可能:一是他做的事很重要很急迫,他不能走;另一种可能就是他走不了,或者说他失去了自由。”

  高军一听,顿时眼睛放光:“要是第二种可能,那朱上来肯定是被人绑架了!”

  徐虎说:“就是出现第二种可能,也不见得就是被人绑架了。谁绑架他?在这闹市区?你没听胡妈说,昨天下午五点,范蓉把孩子托付给她的时候还有说有笑的。朱上来要是被人绑架,范蓉能这么沉着?”

  高军一下又泄气了:“不是绑架,那这两口子怎么一下都失踪了呢?”

  徐虎说:“还有范蓉要送给丈夫的是什么东西?”

  高军说:“这我哪里知道!送什么都有可能呀!”

  徐虎说:“不!你留心一下细节:范蓉要来给丈夫送东西,但她从胡妈那走时,自行车上却没带任何东西,只是背了个小挎包。你想想,她能给朱上来送什么?”

  “送什么呢?体积要小,要能装在小挎包里。”高军挠着头,突然茅塞顿开,“我猜出来了,范蓉给朱上来送的是钱!”

  徐虎脸上露出了赞许的笑容:“对了,范蓉给朱上来送的是钱,并且还不是一个小数字!否则朱上来也不会这么急着要范蓉送来。”

  既然是一笔不小的数字,那这钱很有可能是刚从银行取出来的。于是徐虎带着高军,沿着范蓉从家到时代超市的路上,一家家调查所能遇到的银行,终于在一家银行查到,在昨天下午五点十分左右,是有一个叫范蓉的女人在柜台取了两万元。徐虎为了确信无误,特意调出了当时银行的监控录像。

  走出银行,徐虎长叹一声:“也许就是这两万块,让范蓉遭遇了不测!”

  高军听了心情很沉重,茫然地问徐虎:“队长,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徐虎拉开车门,对高军说:“我们这就赶回时代超市门口,我已经知道了范蓉有没有到过那儿。如果她到了那儿,我也会知道她和谁见了面。”

  高军一下振奋起来,叫道:“队长,你真牛,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三、剥茧抽丝

  徐虎让高军给逗乐了:“刚才你有没有注意到时代超市的右边,是不是有家银行?”

  高军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那是一家工商银行!你是说,这家银行的室外监控摄像头会把经过它门口的人都录了下来!如果范蓉去了那儿,自然也会被拍下来。”

  徐虎笑着说:“对,就是这么回事!高军,你要明白,干我们这一行,只要留心每一个细节,你就能成为福尔摩斯!”

  徐虎和高军走进时代超市右边的那家工商银行,出示证件后,很快就调出了银行昨天下午五点半左右的室外监控录像。图像不甚清晰,两人看得很仔细。终于,在五点二十八分的时候,一个上身穿白衬衫,下身穿黑裙子,背个小挎包的女子进入了画面。高军惊喜地叫出声来:“范蓉!”

  这时的范蓉推着车,时不时和她前面的一个瘦高个儿男人说着话。只是这瘦高个儿像是很警觉,戴着个棒球帽,背对着摄像头,直到从画面中消失,始终没看到他的真面目。

  从画面中看,这个男人身高一米八五以上,不可能是朱上来。那这瘦高个儿是谁?范蓉来给朱上来送钱,怎么不见朱上来?范蓉和这男人认不认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朱上来夫妻俩失踪,甚至遭遇不测,这个瘦高个儿有着重大嫌疑!

  徐虎把银行下午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仔细研究,但再也没能从画面中发现那个瘦高个儿。后来,徐虎和高军打开了朱上来的礼品回收店,店里整整齐齐,一点也没有他们要出走的迹象。可见,夫妻俩的失踪是突然的。

  案情的扑朔迷离让徐虎陷入了沉思。徐虎决定在报纸上以范蓉父母的名义登寻人启事,留的却是警方的电话。启事详细地介绍了范蓉夫妻俩的体貌特征,以及失踪当天两人的衣着等等,他要发动群众来提供线索。

  启事见报的第二天,徐虎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说城郊鸡鸣湖边发现一具女尸,从体貌特征和衣着来看,可能就是他们要寻找的范蓉。徐虎放下电话,带上高军,直奔城郊鸡鸣湖。

  报案的是承包鸡鸣湖用来养鱼的赵老头。赵老头说他也是刚刚才发现这具女尸,还是别人提醒了他,说这女的和昨天报上寻人启事上要找的那个女人很像,这才想起给联系人打电话。“唉,这女的穿戴整齐,手上的金戒指、手机都在,肯定是想不开自杀的。大前天夜里,大概是凌晨二点,我先是听到狗叫,接着是‘咚’的一声水响,我还以为是偷鱼的呢,起来看看没发现什么,又躺下睡了。哪里想到是个跳湖的!”

 法医鉴定的结果是:范蓉是被人扼住颈部,窒息后扔到湖里去的,死亡时间就是在她失踪的当天晚上六点到八点之间。也就是说,范蓉在时代超市门口见了那瘦高个男人后不久就遇害了。鸡鸣湖不是她死亡的第一现场,而是歹徒抛尸的地点。歹徒很凶残,也很狡猾,故意没取下死者身上的戒指、手机,给人造成假象,好像她是失足落水,或者投湖自杀。

  由于发现范蓉尸体时,有不少群众来围观,抛尸现场遭到了破坏。但细心的徐虎还是发现了一处可疑的脚印。脚印比较深,看来留下脚印的人是负重而行。围观的人没有背着、抬着大东西的,脚印一定是抛尸人留下的。因为范蓉比较高大肥胖,歹徒抛尸是要费力气的。

  按照提取的脚印推断,其人身高在一米八五以上。可是经过调查,当时围观的群众中,没有一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这下让徐虎和高军几乎可以确定了:在时代超市门口和范蓉见面的那个瘦高个儿,就是杀害范蓉的凶手之一!

  四、大海捞针

  谜团一个接着一个。朱上来要妻子给他送钱,为什么要送到时代超市?范蓉去送钱,朱上来为什么又不来见妻子?是不是当时他已经被人控制了,是违心地要妻子来送钱?范蓉在时代超市门口见到的那瘦高个儿,她以前认不认识?如果不认识,她为什么会跟他走?还有,鸡鸣湖距离时代超市有二十多公里,歹徒抛尸肯定要借助交通工具,那歹徒用的是什么交通工具?在抛尸之前,范蓉已经遇害,遇害的地点在哪里?

  实际上,徐虎从一开始接触这桩失踪案,就预感到这小两口凶多吉少。可怜他们的孩子,才几个月就成了孤儿。徐虎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这凶残的歹徒绳之以法!

  徐虎假想范蓉认识那瘦高个儿,决定以此为突破口。他们仔细排查,可范蓉夫妻俩的亲属朋友、老乡熟人之中,没有一米八五以上的瘦高个儿!

  徐虎和高军并不灰心,于是又决定从歹徒用来抛尸的交通工具入手。歹徒干抛尸这样的事,为了隐蔽,不可能雇他人的车。这说明歹徒作案时,极有可能手中有车,至少有一个歹徒会驾驶。那歹徒的车是自己的,还是偷盗抢劫的?徐虎通过调查,江城市最近一段日子,还真的没发生过偷盗抢劫机动车的案子。

  鸡鸣湖紧挨着205国道,歹徒抛尸后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沿着国道继续向前开,然后出省;另一种是掉转车头,重回江城市区。如果是继续向前开,那么前方五公里处就是205国道江城收费站。徐虎和高军立马赶到收费站,了解凌晨二点左右从这里通过的车辆情况,看看有没有可疑的情况。

  由于是在深夜,经过收费站的车辆不是很多,在凌晨两点到两点半这半小时内,从江城方向开出的车总共有二十五辆,经过排查,这些车都不具备作案的可能。照此看来,歹徒抛尸后,并没有立即驾车出省,而是调头回到了市区。如果歹徒精心策划,在这深夜,停车两三分钟完成抛尸,完全可以做到天衣无缝。

  时间一天天过去,可案情仍毫无进展,似乎走进了死胡同。这瘦高个儿歹徒是谁?长什么样?突然徐虎灵光一现:歹徒和范蓉在超市门口见面,他们之间的谈话有没有引起别人注意呢?

  徐虎忙重新调看那家工商银行的监控录像,把录有歹徒和范蓉见面的那段反复播放,终于发现一处以前忽略的细节:在歹徒和范蓉身边,有一个中年妇女,似乎有意朝他俩看了几眼。这妇女穿的是一件蓝色工装,背上印着四个大字:大鹏车行。

  大鹏车行就在市中心,一共才二十来个员工,那个名叫邓雪的中年妇女很快就被找到了,她确认录像中的那个妇女就是她自己,但她并不认识画面中的瘦高个儿和范蓉。

  徐虎问:“你走着走着,突然回头看他们,是怎么回事?”

  邓雪想了想说:“是这样的,那天我从时代超市门口过,好像那女的说了一句话,我觉得奇怪,于是就看了他们一眼。”

  徐虎忙问:“什么话?”

  邓雪说:“那女的说:‘我给我丈夫打电话,怎么后来都是你接的?我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跟你走……’”

  徐虎问:“那瘦高个儿是怎么回答的?”

  邓雪说:“这,我就没注意了,当时我只顾自己赶路了。”

  徐虎顿了顿,又接着问:“那你说说,这瘦高个儿长什么样?”

  邓雪有点紧张了:“这个我真说不上了。那男的把帽檐儿压得很低,不容易看到脸。当然了,主要是我没留意看。”

  徐虎忙笑着安慰:“你不必紧张,其实这不能怪你,你当时也不知道他是个犯罪嫌疑人呀。你再回忆下,这瘦高个儿身上还有什么其他显著特征?”

  徐虎的话让邓雪放松了下来,她仔细想了一会儿说:“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男人戴了一只手表,是江城发电厂建厂三十周年发的纪念表。”

  “什么!你说那瘦高个儿戴的表是江城发电厂发的纪念表?你敢肯定?”徐虎和高军都“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几乎是异口同声。

  “我敢肯定!因为我儿子是电厂的,也有一块这样的纪念手表。这表很特殊,表面是紫红色的,所以,虽然我只看了一眼,但印象特别深。”

  高军兴奋得直搓手:“队长,我们这就去发电厂。电厂虽然工人不少,但在我们这南方城市,身高能达到一米八五以上的,肯定没几个!”

  五、水落石出

  徐虎和高军风风火火赶到市发电厂,接待他们的是厂办李主任。李主任告诉他们,今年五月八日是发电厂建厂三十周年。为了纪念,厂里特别定制了两千块手表。表面设计成紫红,象征发电厂的日子红红火火……

  李主任笑道:“两千块手表,每个职工,包括退休的,一人两块:一块男式,一块女式。这样一下子就发了八百四十对,一千六百八十块。还剩下的一百六十对,就送给了前来参加我们厂厂庆的各位领导和客户代表作纪念。因为我们这纪念手表精致美观,不少领导和客户想多要两对儿,可惜,我们没有多余的了。”

  徐虎问:“领导和客户出席你们的厂庆,并领取了纪念手表,你们有没有名单?”

  李主任说:“有的有的,时间又不长,我这就把名单找来给你们。”

  李主任找来名单递给了徐虎。徐虎没有立即看名单,而是问:“李主任,你们员工中,有多少身高在一米八五以上的?”

  李主任肯定地说:“一米八五以上这么高的个儿,我们厂一个也没有!因为总公司每年都要举办篮球赛,我们厂年年垫底,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厂没大个子中锋。不但员工中没有,就是员工的家属、子女也没有这么高的!我曾经想找个大个子家属,冒充员工去打球,扬眉吐气一回,谁知就是找不到!”

  李主任这么一说,高军听了可高兴了:“队长,我们现在只需要调查领导和客户手中的这一百六十块男表的去处就行了。”

  徐虎说:“你就敢肯定员工们手里的表就能排除掉干系?如果他们把表送人了呢?或者转让了呢?这一千块男表,我们一块都不能放过!”

  通过排查,很快就发现了线索:一个叫周治的工人,他的纪念手表送给了他的同学石少峰了。一个星期前,石少峰驾车从A省来他这儿玩,看上了他们厂发的纪念表,于是周治就送给他了。石少峰是个瘦高个儿,身高一米八七。

  瘦高个儿、身高一米八七、驾车、戴有电厂的纪念手表,这一切均符合犯罪嫌疑人的特征。徐虎出示了从监控录像上截取的瘦高个儿的图片给周治看,虽然只是背影,但周治还是能确信:那个瘦高个儿,就是他的同学石少峰。

  周治积极配合警方:“石少峰这小子当年念书是最不上进的一个,想不到现在倒混得不错了,还有了私家车。他的车是辆黑色别克,车牌号和我的手机号的尾数相差一个数,我记得很清楚。”

  徐虎率领抓捕小组直奔A省,通过车牌号,查知这辆黑色别克原本是一家租赁公司的。在这租赁公司,又查知这车一星期前被石少峰租用。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石少峰很快被擒获。

  石少峰一开始还不承认,但在种种证据面前,心理防线迅速崩溃,“扑通”跪在徐虎的面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道:“杀害范蓉夫妻俩的主犯不是我,是‘赌棍’!我只是个帮凶……”

  原来,这石少峰在上网聊天时结识了一个叫“赌棍”的网友,石少峰平时也好赌,于是这两人越谈越投机,很快就成了狐朋狗友。一天,“赌棍”问他,想不想赌上一把,挣一笔钱,石少峰说当然愿意。于是“赌棍”就要他在当地租一辆车开过来,要他冒充市政府秘书长的公子,说家里有一大批名烟名酒要出售。然后由“赌棍”出面,骗朱上来带钱来收购,最后杀人劫财。可当时朱上来身上只带了一万多元,“赌棍”很不满足,于是胁迫他给妻子打电话,说要收购的烟酒又好又多,钱不够,让她再送两万元来。为了不暴露杀人地点,要她把钱送到时代超市门口。那地方人多,情况不对时容易逃脱。之所以让石少峰前去,因为他是外地人,没人认

  识他。

  徐虎强压着怒火,问道:“那范蓉不认识你,她怎么会跟你走?”

  石少峰说:“她一开始也怀疑,不愿意走,但她丈夫打来电话,要她放心,说我就是那秘书长的儿子……”

  徐虎问:“朱上来呢?”

  石少峰说:“‘赌棍’在强迫朱上来打完电话之后,就把他勒死了。”

  高军听了怒火满胸,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吼道:“你给我说清楚,‘赌棍’真名叫什么!”

  石少峰慌恐道:“我、我平时就叫他‘赌棍’大哥,具体他、他真名叫什么,他没告诉我,我……我也没问他。就像他……他也不知道我……我真名一样,他只知道……我的网名叫‘苍蝇’。”

  “你果真像苍蝇一样恶心!”高军扔下石少峰,“那你知道不知道‘赌棍’是干什么的?他家在哪里?”

  “他具体是干什么的,我真不知道,他家住哪里我也不知道,杀人的那地方是他临时租的屋子。不过,他曾跟我说过,他和被杀的这夫妻俩认识,他妈就在他们小店附近开了个书报亭,骗他们肯定能成功……”

  徐虎和高军一下目瞪口呆:原来,杀害朱上来两口子的元凶,竟是胡妈的儿子!

  徐虎心情复杂地来到门口,点燃了一支香烟。不一会儿,高军也跟了出来,叹息道:“唉,这下胡妈想抱孙子,可真的永远没指望了!可怜的老人……”

  此时,夜幕下的江城,灯火一片辉煌……

    免费订阅精彩香港六合彩网站,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谜案追踪
本文地址:/gsh/zttl/27708.html
上一篇:失踪的朝圣者    下一篇:女主播殒命水母,谁是真正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