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香港六合彩网站
香港六合彩特码香港六合彩网站 真实香港六合彩网站 乡村香港六合彩网站 香港六合彩开奖香港六合彩网站 网络香港六合彩网站 现代香港六合彩网站 短篇香港六合彩网站超吓人 女鬼香港六合彩网站 宿舍香港六合彩网站 400个民间香港六合彩网站 999个短篇香港六合彩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

施世纶错判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贺清华 发表时间:2016-12-26

施世纶是清代名臣,据说他断案如神,有“包公再世”之美誉。但是有一件案子,他险些铸成大错。

话说清康熙年间,扬州有对朱姓兄弟。大哥朱甲外出做生意,留下妻子朱吴氏和弟弟朱乙在家。半年以后的一天,朱吴氏突患真心痛(心梗)昏厥过去,朱乙不知情,以为她死了。当时正值伏天,尸体不能久留,朱乙痛哭一场之后,就请邻居一起把嫂子埋了。

过了几天,朱甲闻讯回来,得知妻子已下葬,悲痛不已,于是到她墓前祭奠,却见土里露出一束发辫。朱甲忙招呼邻人掘开坟墓,发现发辫是从棺材缝里露出来的。众人一起打开棺盖,里面竟是一具男尸,哪里有朱吴氏的影子?

众人大惊,不知因何会出现这种情况。朱甲问朱乙这是怎么回事,朱乙一时懵了,说不清男尸是从哪里来的,只是反复强调自己是和邻居一起掩埋了朱吴氏,有人可以作证。

朱甲见问不出个所以然,就到官府报了案。

当时的扬州知府施世纶接到报案后,立即组织差役前去察看,又派仵作对男尸进行检验,结果发现男尸头部有伤痕,是被利器所伤。

于是,施世纶对朱乙说:“倘若你嫂子不是你杀死的,那么你嫂子又到哪里去了?而棺材里的这具男尸又是谁呢?坟既是你埋的,那人就是你杀的。杀人偿命,你还有什么话说?”

朱乙大叫冤枉,却又说不出朱吴氏的下落,更不知男尸从何而来,稀里糊涂地给下了大狱。

再说朱甲回到家后,越想越气,妻子莫名其妙地死了,却又不见尸体,弟弟因杀人下了大狱,这日子是没法过了。他决心无论是死是活都要先找到妻子朱吴氏,然后再去查明那具男尸到底是什么人。

朱甲把心一横,变卖了家里的一些财产,带足银两上了路。

几个月后,朱甲寻访到了江宁县,他有个远房表舅在江宁开了家钱庄。朱甲便在表舅家落下了脚。

这天,一个中年人拿着二两银子来钱庄换钱。一会儿,一个少年从外面走进来,对中年人说:“你是赵五爷吧,我从常州来,刘八托我带十两银子和一封信转交给你。我去了你府上,家里没人,没想在此遇上。”

说完,少年把银子和信交给中年人,作个揖走了。

中年人拆开信,对朱甲的表舅说:“我不识字,麻烦你给我念一下。”

朱甲表舅便给他念信,信里说的无非是朋友的思念之情,最后说有纹银十两是偿还一年前所借。

中年人听了大喜,说:“朋友就是朋友呀!一年前借的都能按时归还。老板,把这十两纹银都给我换成钱。”

朱甲表舅接过他的银子一称,有十一两三钱,觉得他的这位朋友不但偿还借的十两银子,还加了利息,只是信中没有明说。当时银价是纹银十两换钱九千。这样想着,他急忙把九千钱给了中年人。中年人拿着钱就走了。

朱甲在旁看了,觉得很蹊跷,过来提醒表舅说:“您不觉得这一切都太巧合了吗?中年人刚来换钱,便有人来还钱,这是不是个骗局呀?”

表舅一听,急忙剪开银子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里面居然是铝胎。

朱甲说:“别急,我刚才看他往东走了,咱们还能追上。”

说着,舅甥二人骑上马往东追去。追了四里地,就见那个中年人和几个人正坐在路旁一家茶摊喝茶。朱甲的表舅跳下马,抓着中年人大叫:“你这个骗子,居然敢用假银两换我的钱,快还钱来!”

中年人说:“我用朋友偿还的十两银子换钱,怎么会是假的?既是假的,可否拿出来让大伙看一看。”

朱甲的表舅把剪破的银子当众拿了出来,说:“假银在此,里面是铝胎。你还有何话说?”

中年人看了一眼银子,笑着说:“这不是我的银子。我的银子只有十两,所以你给换九千钱。现在这些假银,明明不止十两,怎么会是我的银子呢?我看你是想讹诈我的钱吧!”

朱甲的表舅大怒,骂道:“你这人太不地道了,换了假银还敢诬赖我……”

旁边众人见两人争吵起来,便用戥子称假银,果然有十一两多。于是众人便争相斥责朱甲表舅,说他想讹诈中年人的钱。朱甲表舅气得直跳脚,便去找朱甲来作证,可此时却找不到朱甲了。

原来朱甲一下马就看到中年人身边坐着的那个妇女很像自己的老婆朱吴氏,那妇女也盯着朱甲在看。表舅和中年人吵起来时,朱甲轻轻招手把那妇女叫过来一认,果然便是朱吴氏。

朱吴氏哭哭啼啼告诉他,那天自己真心痛发作昏厥过去,朱乙以为她死了,就把她埋了。第二天深夜,她苏醒过来,不知何故,突然有人打开了棺材。打开棺材的正是这个中年人,名叫贾生善。

当时贾生善是尾随一个贩猪人到此,趁天黑无人,举起棍棒打死了贩猪人,把他身上的银钱全都收进自己的口袋。死尸无处藏匿,贾生善恰见旁边有一新坟,泥土还没有干,于是就挖去泥土打开棺盖,打算把尸体放进去,没有料到朱吴氏就在这时“活”了过来。贾生善吓了一跳,以为是“尸变”。朱吴氏说:“我是朱甲的妻子,因患真心痛不省人事,被他弟弟误葬了。请你送我回家,我一定会重重谢你。”贾生善搞清了原委,不由哈哈大笑,说:“好事,好事,告诉你吧!我刚刚杀了个人,没想到你就空出了棺材。送你回家那不可能,帮我把这人埋了,然后你跟我走。否则,你就和他一起死。”朱吴氏看他一脸凶相,只好答应了他。从此跟着贾生善四处流窜,靠偷摸拐骗过日子。

朱甲听了,不由怒火中烧,正巧表舅过来拉他去作证,朱甲二话不说,奔过去一把抓住贾生善对众人说:“这人不但拿假银骗钱,还是个杀人犯,拐骗了我老婆!请各位随我一起拿他去见官,自有说法。”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又见朱吴氏哭哭啼啼,都信了八成,于是拿绳索捆了贾生善,一同去见官。当时的江宁知府审讯了这个案子。由于有朱吴氏的证词,贾生善无从抵赖,只得招供,又招出了居住在扬州的同伙侯四。问清案由后,江宁知府便派差役把贾生善押解回扬州归案。

案子回到扬州府,施世纶看过贾生善的供词大吃一惊,知道由于自己的草率差点错杀了朱乙,于是连忙释放了他。再仔细研究案情,却又发现了疑点,朱吴氏说那晚打开棺盖时只看到贾生善一人,并和他一起掩埋了那具尸体,可贾生善又供出同伙侯四。难道贾生善和侯四杀了人之后,侯四独自走了,留下贾生善一人来处理尸体?这显然不合逻辑。

施世纶命差役把侯四带来,问道:“你可认识贾生善?”

侯四说:“认识。”

施世纶又问:“和他有什么交情吗?”

侯四说:“交情谈不上。只是去年贾生善因赌博欠了一身债,后委托我把他家的祖屋卖了,我得了一两银子作为佣金。为这事贾生善和我吵了几次,说我佣金拿多了。”

施世纶听罢,心里顿时明白了,立即升堂再审贾生善,贾生善这回不得不把实情交待了出来:“杀死那个贩猪人的其实只是我一人,把侯四说成是我的同伙,是因为去年卖屋时他多拿了佣金,我想报复他。”

这件案子终于真相大白,朱甲和朱吴氏破镜重圆。三天以后,贾生善在狱中突然暴病死去。施世纶叹道:“这正是天道昭昭,如果贾生善早死三天,那么侯四的冤案就永远不能昭雪了。”

从那以后,施世纶审讯案子再也不敢偏听偏信、刚愎自用,而是深入调查,多方求证,依法办案,终于成为百姓心目中的青天大老爷。

    免费订阅精彩香港六合彩网站,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施世纶错判
本文地址:/gsh/zttl/27729.html
上一篇:凶器    下一篇:游出来的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