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香港六合彩网站
香港六合彩特码香港六合彩网站 真实香港六合彩网站 乡村香港六合彩网站 香港六合彩开奖香港六合彩网站 网络香港六合彩网站 现代香港六合彩网站 短篇香港六合彩网站超吓人 女鬼香港六合彩网站 宿舍香港六合彩网站 400个民间香港六合彩网站 999个短篇香港六合彩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

一案四命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贺清华 发表时间:2016-12-26

乾隆年间,湖南桂阳州嘉禾县有个姓王的财主。王财主有两个儿子,长子王甲帮父亲打理家业,循规蹈矩;次子王乙行为放荡,吃喝嫖赌,样样在行。

一天中午,王乙在外喝了酒,醉醺醺往家走,走到一田埂上,迎面遇上了邻人胡大。胡大拦住他说:“王二少爷,你上次借我一两银子,现在还给我吧!”

王乙看到胡大就有气。这一两银子是半个月前在赌场上借的,说好一个月后还,可才过去半个月,胡大已经问了他三次了。于是,王乙没好气地说:“我现在没钱,有钱了再还你。”

胡大一听这话,一把抓住他的衣袖说:“王二少爷,话可不能这么说。有钱了再还,你什么时候有钱呀,猴年还是马月?我家里还指着这银子买米买油过日子呢!”

说话间,两人就吵了起来,继而推推搡搡。王乙一时冲动,借着酒劲,挥拳猛击胡大的头部。胡大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两腿一伸,竟死了。

王乙一看胡大被自己打死了,不由吓了一跳,酒也醒了大半,看看四周,幸好无人。略一思索,他慌忙把胡大的尸体拖到附近的水塘边,脱下死者的一只鞋子,放在塘边然后把尸体丢进水塘,造成胡大失足落水溺死的假象,这才匆匆忙忙回了家。

回到家后,王乙越想越怕,忍不住把这事告诉了其兄王甲。王甲听后惊得目瞪口呆,沉思片刻,即出门找到曾在他家做过短工的雷仕达,雷仕达和胡大是远亲。王甲把弟弟王乙所说一五一十告诉了他,央求他如果胡家人到时没有发现胡大身上有伤痕,就别再报官,以失足落水私下埋了算了,到时酬谢他二十两白银。雷仕达略一思索,点头答应了。

这天晚上,胡家人见胡大没回家,便四处寻找,有人在水塘边发现了他的一只鞋子,便找来会水的下塘摸,果真从水底找到了胡大的尸体。雷仕达也在一旁帮忙。

尸体捞上来后,胡家人没有将头发分开细察,因此没有看到伤痕。加上雷仕达在旁一个劲说是溺水毙命,没有必要报官验尸。于是,胡家人将胡大草草安葬了。

过了几天,雷仕达从王甲那里拿到了二十两白银酬金,都以为这事神不知鬼不觉就过去了。谁知没隔半个月,胡家的一个亲戚匆匆来到胡家,告知说有人亲眼看到胡大是被王乙打死的。原来案发那天中午,有个叫阿康的人吃过午饭到田地里转了转,后来犯困,就躺在一棵树下睡觉。正睡得朦胧时,听到不远处有人吵架,爬起一看,正看到王乙挥拳击打胡大,胡大应声倒地。阿康吓得赶紧缩回了脑袋,以后发生的一切他都悄悄看在眼里。胡家埋葬胡大以后,他偷偷向别人说起,不想被胡家的亲戚听到了。

得知真相后,胡大的弟弟胡二立马找人代写状纸,前往县衙为兄申冤。

雷仕达听到消息,非常着急,匆匆赶到王家把这事告诉了王氏兄弟。兄弟俩一听,一时呆若木鸡,没了主张。雷仕达自告奋勇说他认识县衙刑书甘峥嵘,只要甘峥嵘能挡住胡二,就万事大吉了。兄弟俩连忙委托雷仕达去找甘峥嵘,答应事成之后给甘峥嵘一百两白银。

雷仕达赶到县衙,找到甘峥嵘说明来意。甘峥嵘见财起意,满口应承。很快,甘峥嵘找来胡二说:“阿康这人说话不可信。我熟读刑律,告诉你,你家在殓埋尸体时没发现伤痕,此时前来呈告纯属听信传闻,一旦具不属实,可是要承担反坐诬告之罪,到时只怕王家不肯放过你,那你就麻烦大了。”

胡二一听,心里不由打起了退堂鼓,犹豫起来。甘峥嵘又说:“王家财大气粗,真要打起官司来,未必会怕你。我看你兄长死也死了,又何必得罪王家呢?还是回去好生过日子吧!”

一番软硬兼施,胡二终于撤回了诉状。

隔天,甘峥嵘让雷仕达把王乙带到甘家。雷仕达因有事,稍坐了会儿,便告辞走了。雷仕达一走,甘峥嵘马上说:“王乙,你的案子我已经替你挡住了,你答应酬谢我的一百两银子呢?”

王乙说:“多谢甘刑书帮忙,一百两银子过几天就送上门来。”

甘峥嵘听了,脸色有些不悦,说:“当初你派雷仕达找我,就像火烧了房屋一样急,如今问你要银子了,就推三推四,这不太好吧!”

王乙嘻嘻一笑说:“银子不会少你的,只是手头一时不宽裕。要不,先给你十两,余下的银子过一个月再送来。”

说着,王乙就从袖里掏出十两白银。甘峥嵘见了,更加不高兴,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王乙一听,流氓习性又露了出来,说:“我能先付你十两银子已经不错了。这种事本来就什么见不得人,反正是你骗我,我骗你的生意。”

甘峥嵘大怒,抬起一脚踢向他的腹部。王乙负痛倒地,呻吟了几声,竟断了气。

甘峥嵘见自己一脚踢死了王乙,心里又悔又怕,当即决定转移尸体。他先解下王乙的腰带,缠绕在他颈上,用力拉扯,伪装成自杀的样子。待到夜深人静之时,把王乙的尸体背到远处路边一条沟内,然后匆匆离去。

第二天清晨,王乙的尸体被人发现并呈报县衙。知县李长庚传仵作冯鹏随往验尸。临行之时,甘峥嵘偷偷找到冯鹏,让他检验时把王乙勘为自缢身死。冯鹏和甘峥嵘平常关系很好,这事自然愿意帮忙。

李长庚带领一干人等来到沟内就地验尸。一时间围观者议论纷纷。冯鹏下到沟里翻动尸体,见右贤囊红肿,用手揣捏,坚硬如石,知是被人踢死,左贤囊被老鼠咬坏。冯鹏即借此呈报贤囊已异常是被老鼠啃坏。取下项颈布带,有很不明显的红色痕迹,他本想报称死者自勒,但怕李长庚怀疑和围观众人不服,弄巧成拙,只好报称被人勒死。

知县李长庚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听了冯鹏的呈报,自己又查不出其他原因,便由他说了算。最后,县衙出具文告缉拿勒死王乙的凶手。

再说王甲听到王乙的死讯后大吃一惊。待到看了县衙仵作的验尸报告,才知王乙是被人勒死的。他马上联想王乙肯定是被胡二勒死的,于是跑到县衙,一五一十把王乙曾打死胡大,胡二要来报案,被甘峥嵘拦下等说了一遍。最后声泪俱下地说是胡二憋着一口闷气,耿耿于怀,伺机报复勒死了王乙。

李长庚听了王甲的哭诉,才知这里面还隐藏着如此大的隐情。他也不深究,立马让衙役抓来胡二,对他严加盘诘。胡二自是连连否认,李长庚便用大刑审讯。胡二胆小怕事,身体又不好,熬不住大刑,力辩无效,无可奈何,只得蒙冤画供。

不久,李长庚将定案详文申报省府。湖南按察使长官沈世枫细阅案卷,发现疑点颇多,特别是县衙刑书甘峥嵘私自让胡二撤诉,不符合常理,必有受贿情节,于是驳回重审。李长庚接到沈世枫的驳文后,很不以为然,草草复讯一遍,原封上报。沈世枫见知县敷衍搪塞,十分恼怒,便委派按察使骆芳忠重新审讯。

骆芳忠从省府带了一个经验丰富的仵作来到嘉禾。首先对胡大开棺验尸,验明胡大头顶有紫红色伤痕,确系生前被人殴打致死,证明王甲所言不虚;接着又打开王乙的棺木,验明他右贤囊表有红色血丝,应系生前受伤致死,至于项颈骨,经验并无被勒伤痕,这同嘉禾县衙验尸报告出入很大。

于是,骆芳忠命人提来嘉禾县衙仵作冯鹏,冯鹏摄于刑威,招供是受甘峥嵘唆使才下此结论;再提甘峥嵘,甘峥嵘知道已隐瞒不住,只得招供自己因贪图银两,一脚踢死了王乙。

至此,该案彻底真相大白,而此时胡二因病已冤死在狱中。不久,甘峥嵘被刑部判了个“斩立决”。

该案从胡大被打死,引出王乙被踢死,再到胡二被冤死,最后甘峥嵘被处死,一共闹出四条人命。一时间,三湘大地传得沸沸扬扬,人人指责官吏腐败。乾隆皇帝知道后龙颜大怒,谕旨批示严惩不贷。知县李长庚因办案不力,被革职查办,最后“杖一百,流三千里,发往边疆效力赎罪”。其他涉案人等,依律处置。

    免费订阅精彩香港六合彩网站,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一案四命
本文地址:/gsh/zttl/27744.html
上一篇:噩梦醒来    下一篇: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