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香港六合彩网站
香港六合彩特码香港六合彩网站 真实香港六合彩网站 乡村香港六合彩网站 香港六合彩开奖香港六合彩网站 网络香港六合彩网站 现代香港六合彩网站 短篇香港六合彩网站超吓人 女鬼香港六合彩网站 宿舍香港六合彩网站 400个民间香港六合彩网站 999个短篇香港六合彩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香港六合彩网站 >

古代聊斋之狐妹

来源:鬼大爷香港六合彩网站(www.guidaye.com) 作者:雨泽 发表时间:2017-12-12

    第一章、初遇白狐
    岚枫本是一浪荡公子,父亲是当朝的一品大员,母亲也出自当地豪绅,岚枫自幼便享尽人间荣华极乐,整日里醉生梦死,逍遥快活,他为人虽浪荡不羁却颇有文采,虽不是人杰,年纪轻轻却得了探花之名,也颇有些武艺,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官场里暗潮汹涌你争我夺,岚枫的父亲身居高位却也有身不由己之时,虽不是两袖清风,却也是乐善好施,一副慈悲心肠。
    然而树大招风,正当他如日中天之时,谁知惨遭奸人陷害家道中落,夫妻双亡满门被诛,唯岚枫侥幸存活,自此卧薪尝胆几经周折,终于替家人报了那血海深仇,岚枫想尽人间富贵荣华却也尝尽人间疾苦,人世浮沉蓦然回首才知人生如戏,曾经锦衣玉食、风光无限、一夜之间竟落魄无依,万念俱灰的他为避世俗,只好隐遁于山林再不问世事。
    那日风雪交加,岚枫在山林中打柴回来,山路崎岖又加上风雪险阻,饥寒交迫的他举步维艰,忽然脚下一滑又滚落山下,心灰意冷的他看着那飞雪漫漫将自己掩埋,而无动于衷,正当他万念俱灰时,忽然发现有什么东西向他走来,这山林里尽是野兽,岚枫倒也不怕,只等那野物快些走近好了结自己,可等了许久也不见那野物过来,岚枫忽睁开眼睛,原是一只白狐倒在了他的近前,想必是大雪封山多日觅不得食物饿得昏死过去,苍茫雪岭孤身一人却偶遇这生灵,也实属不易,同是涯沦落人,看着那只奄奄一息的白狐岚枫一时感慨万千,随即把它暖在怀里。
    “生不得生,死亦不得好死,唉!”岚枫忽然挣扎着从雪中爬起,捡起滚落的干柴继续前行磕磕绊绊总算回到家中。
    然而这再不是雕梁画栋,亭台楼阁的豪宅雅居,只是在这山中偶然寻得一所破庙以求栖身而已,一进家门岚枫便生起火种,随即将白狐放在火堆旁,饥饿难忍,然家中已无多余稻米可食,看着昏迷中的白狐,亦是饥饿人眼中的一碗肉罢了,想到这岚枫突然操起尖刀寻思了半晌,此时,白狐微微睁开眼睛,那绝望的目光在岚枫的脸上游离着,那一瞬间岚枫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仿佛那无数双熟悉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他随即便放下了这手中的尖刀,只得将手中的半捧碎米熬了一锅稀粥,与白狐灌食下去,自己也食了半碗,然风雪交加食不果腹,只好相拥而眠以抵这辘辘饥肠。
    次日清晨阳光明媚,岚枫一觉醒来却不见白狐,正四下寻觅时,只见有一剪人影破窗中而入,回头时那只白狐已然走到他的面前,随即将嘴里之物放与他的身旁。岚枫定睛一看原是几只肥硕的松鼠,还未等岚枫回神,白狐便用爪子拍了拍松鼠,后又跳下桌子用嘴衔来几根木柴放于脚下,岚枫见状惊喜不已,没想到这白狐竟如此有灵性,随即生火将那几只松鼠煮而分食,自从隐遁这山林岚枫还从未抓到过如此美味珍馐,也未曾像今日吃得这样饱,不觉心满意得起来。
    “兄弟你如此聪慧,为何也沦落至此?”在草席之上悠哉的岚枫看着白狐问道,而白狐却扭头不理。
    “哎,那我该如何唤你呀?”岚枫似乎在自言自语,然只见白狐一跃而起跑到门口,竟蹲着撒起尿来。
    “哈哈……难怪你不理我原是一只雌狐,唉!也罢,这深山密林除了那些想吃了我的毒虫野兽,挡我路的朽木枯石,还未曾有你这样的灵物听我絮叨,你我倒是有些缘分,从今以后我便唤你狐妹如何?光阴若岁尘世繁华却不得安宁,你若不弃便与我在此虚度了这光阴如何?”白狐似乎能听懂岚枫的话,兴奋地在他身旁打起了滚儿。
    就这样岚枫与那白狐便在这个冰封的世界里相依为命,那白狐好生灵性,平日里白狐总能帮着岚枫寻得猎物的踪迹,有时也会捕获一些岚枫不能抓获的野味,如松鼠、雀鸟、鸽子、山鸡之类的飞禽,甚至还与岚枫一同擒过蟒蛇虎狼之类的恶兽,寒冬虽冷白狐却与岚枫寸步不离,有时跟着上山砍柴,有时也会跟着到山下用毛皮换些米面之类的食材,闲暇之时也会带着白狐四处游览一番。
    然进这世俗,便脱不了这世俗人的眼光,每每的看到岚枫与那白狐亲近,就总有人说三道四岚枫却也不与人争辩,甚至还与那狐妹做了套新衣,慢慢冬日幸有白狐与它相依为命,岚枫才得以温饱才消了那寂寞深沉的冷夜。
    第二章、失而复得
    转眼间冰消雪融,本以为日子就这样过下去,然而有那么一天白狐却突然不见了踪影,一连数日岚枫都失魂落魄、了无生趣,那天正当他为狐妹的不辞别而耿耿于怀时,门突然开了,一美貌女子走了进来。
    “岚公子山下有人托我送来一些东西。”那女子美若天仙楚楚动人,岚枫却不予理睬,也不询问她从何而来,直到女子离开也未见他有丝毫心动,曾几何时多少豪门千金大家闺秀想与他修成美眷,到如今都是过眼云烟罢了。
    “我已无亲无故,与你更素不相识,何故来此骗我这落魄之人。”岚枫冷冷的说道。
    “公子若不将这包裹打开,又怎知我在骗你。”那女子不知从何而来却好生性格。
    “不需要,世人皆贪图名利富贵,若它在我便再无所求。”岚枫一心念着与他相依为命的白狐。
    “它,它是谁?”那女子似乎在故意追问些什么。
    “狐妹……”说完岚枫再也不语。
    “嘻嘻……”只见那女子窃窃一笑随即便没了踪影。
    没有了白狐岚枫又变得孤苦无依、了无生意,一连几天他都不思饮食,然生不得生死不得死,饥饿难耐时岚枫看到那桌子的包裹,打开后里面竟是一些种子,和一些金银细软。
    “昔日我家财万贯也曾这般挥金如土,善也罢、恶也罢、皆因于此皆于人心,如今我只求安生,深山野林我要你何用。”随即岚枫便将那些金银细软丢于门外,后抄起锄头便在庙后的一块空地上耕种起来,稍时又从山中挖了数棵果树,自此以后岚枫便一边打理庄稼一边等着白狐,日子就这样过着,春去春又来却始终不见白狐。
    那天,打理好田间的事物,岚枫便回到家中安歇,正酣然入梦,突然就听外面有人大呼,岚枫随即便被惊醒:
    “快!别让那畜生跑了。”岚枫正要起身来到门前,突然有一物蹿了进来。
    “狐妹,狐妹你怎么了。”岚枫定睛一看原始他日思夜盼的白狐,谁知白狐腹部中了一箭,奄奄一息倒在岚枫的跟前,正这时,两个猎户紧随其后直奔白狐而来。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情急之下岚枫赶紧上前喝止。

    “噢,不知这深山野林中竟还有人居住,我们是山下猎户,今我兄弟二人上山打猎想弄些皮毛换些酒钱,不曾想这畜生中了一箭竟还跑到这里着实厉害。”年长的猎户倒是客气。
    “就是,待会把它抽筋剥皮看它还怎猖狂。”身后的那人倒是年轻气盛些。
    “这白狐即已跑到我家便是我的,怎可再交于你们,任你们残害其性命。”岚枫据理力争。
    “哎!你这人好不讲道理,明明是我们兄弟二人打得,怎说是你的,你叫它它若应了我们兄弟走了便是。”年轻的猎户好生冲动,身手便去擒那白狐哪曾想被岚枫一把抓住手腕,那人立时便束手就范。
    “哎哎哎,不过就是一个畜生何必如此。”年长的猎户颇有眼力,见岚枫身手不凡,自识不是对手便和颜悦色起来。
    “畜生也原好过人,竟是茹毛饮血,机关算尽的孽障,早先我家财万贯,虽放荡不羁却从未害过人,结果却被人害得家破人亡沦落至此。”岚枫想起过往不禁感慨万分。
    “那又如何,我们兄弟二人以此过活,断了生路你何尝不是害人。”年轻猎户倒是不依不饶。
    “若如此,我愿断其指已换其命。”说吧岚枫拿起刀将其手上一指断掉,猎户见状惊愕不已。
    “你,你这是作甚?”年长的猎户不由得惊呼一声。
    “如若不够我在切一指便是。”岚枫又操起刀来却被年长猎户拦阻。
    “唉!算了算了,不就一只白狐也不算什么,它已身负重伤活不多时就随你吧,这个你拿着。”说吧猎狐扔下一包止血药转身离去。
    “这厮毫不讲道理。”年轻猎户絮絮叨叨的,虽不甘心也只好作罢。
    “算了算了,看他也是孤苦之人,人心都是肉长怎可见他自我相残无动于衷,这山中野物颇多你我兄弟再打些便是。”随即他们二人便晃晃荡荡下山去了。
    岚枫见白狐血流不止,随即将其箭拔出,止血药本是猎户于心不忍给他的,可岚枫不顾自己安危将药全都都用于白狐身上,可白狐仍流血不止,自己的断指也血流如注,随即将血流于碗中喂其白狐,稍时岚枫就失血过多而昏死过去直到天亮。此时,忽然觉得有人在轻抚着脸颊,张开眼睛一看原是白狐在舔舐自己的脸颊,白狐已然清醒过来。
    “狐妹、狐妹……我已无亲无故,今日你我得以重逢,今后便是死了我也不许你再离开半步。”岚枫激动不已将狐妹小心翼翼抱在怀里,忽然发现自己的手指竟恢复如初,确实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由于再见到狐妹心存欢喜竟也没多想。此后在岚枫的悉心照顾下白狐渐渐地好了起来,本以为就这样过下去,可没想到白狐伤好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次着实伤了岚枫的心。
    “唉!畜生就是畜生又怎知人心。”岚枫转喜为悲又不得安生。
    第三章、狐妹报恩
    然而白狐走后的当晚,便有一白衣女子走了进来,岚枫心灰意冷无心它顾,只轻瞟了那人一眼便继续安睡,那女子正是去年冬天来过的那个女子,她好生美貌,来此却一语不发,守着岚枫直至次日清晨,日头刚刚升起那女子便开始帮着岚枫收拾屋子,打理庄稼,为她洗衣做饭,她也不说什么岚枫也不问什么,那女子虽然娇弱却甚是勤快,日日操劳如此半月有余,便将这破庙打理得如桃园一般美景,山高林密与世隔绝,这孤男寡女心生爱慕也是人之常情。
    “我来吧,你、你与我素昧平生为何来此帮我。”终于一日,岚枫中被那女子打动,见女子日日辛苦,岚枫不忍便上前帮忙。
    “小女子名叫白若曦,我来此许是有原因的,公子即已看破这世俗红尘,又何必在意。只是公子为何日日愁苦。”那女子也终于开口说话,刹那间便生得些许情谊,随即二人相视一笑。
    “唉!我本是再无牵挂之人,昔日里却偶得一只白狐称它狐妹,自此便与它相依为命有了念想,没成想它离我而去如今我又了无牵挂,好生烦闷。”岚枫将他与狐妹之事一一说与她听。
    “嘻嘻,公子好生愚笨,美人当下,却日日想着一只狐狸作甚?”那女子看着岚枫不得安宁却隐隐笑了。
    “小姐不知,危难之时我与它相依为命不忍离弃,本想这山高林密竟是豺狼虎豹,着实让我挂怀。”岚枫说道。
    “那年春日正盛初见公子,我便日日思念故又来此,但愿能陪伴左右,想必也如你这般有了念想。”女子道出心声。
    “这世上我已了无牵挂,孑然一身,你天生丽质念我作甚?”岚枫不解。
    “我若晓得又怎会跑到这里与你这般纠缠不清。”女子喃喃自语略显羞涩。
    “也好,若姑娘不弃我娶了你便是,你若不弃便在这山中与我厮守也好过我一人独活,若有一天姑娘厌倦了,便好生离开我决不阻拦。”岚枫思索良久。

    “那倘若有一日我若真走了你就不伤心?”女子追问道。
    “伤心,可看你过得苦我便更加伤心,倒不如你走,想必那狐妹也是厌了才离我而去的。”岚枫又好生感慨。
    “若我是那只白狐,知道公子如此用心定不会负了你。”女子回道。
    “这山林千重但只求一片绿荫足以,若得一人不弃余生便是幸运了。”说罢,岚枫便与那女子定了终身,稍后便准备了些许酒菜,刚要拜天地,谁知竟来了一群好友亲朋。
    “得知姑姑既要成婚,我等便前来讨杯酒喝。”那帮人竟唤女子为姑姑,定是她的亲眷岚枫也不好怠慢。
    “不知是娘子家人,家中贫寒只怕怠慢了各位。”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看着这帮亲友岚枫却也好生为难。
    “哎!公子莫要客气,我等都是闲散之人不拘礼数,也并非嫌贫爱富,只要日后对姑姑好些便是。”
    “就是,冒昧而来怎可空手,还望公子莫要嫌弃见怪才是。”说罢那群好友亲朋便递上来酒肉饭食好不丰盛。
    “昔日里我挥金如土朱门酒肉确是满心愁苦,现在身无分文倒也快活轻松,哈哈,哈哈哈……”岚枫爽朗的笑了。
    “公子怎才知那金银珠宝敌不过情义二字,嘻嘻……”随即在众人簇拥之下岚枫边和那女子拜了天地,稍后在这山林中讨了酒席,女子亲朋甚是多些,岚枫自从沦落此地还从未这样热闹。
    第四章、永结同心
    自此以后,岚枫和若曦便相依为命,日子虽然清贫却恩爱有加,幸福美满,在这山林中犹如神仙美眷好不让人羡慕,然好景不长,那日岚枫下山换得了一些米粮,回来的路上一位白衣老叟忽然来到岚枫面前拦住了去路,细细地端详了他半晌。
    “老先生可有事情。”岚枫见老叟半天不语便问。
    “你的娘子是妖。”白衣老叟突然对着岚枫说道。
    “我与老先生素昧平生这是何故,怎可出言伤害我家娘子,即便是妖又怎么了,要无害人之心总好过心存歹念的人,哼!”岚枫本是生气但见老人一把年纪也不便多说什么,只好走开。
    “你……”说那老叟无奈的摇了摇头。
    岚枫本没把此事放在心上,回去以后竟当笑话说与了娘子,岚枫本却没注意娘子有何异常,谁知次日那老叟又来。
    “你的娘子本是这山中千年狐妖,马上就要修成正果飞身成仙,你怎可在此时坏她修行。”老叟说得真切。
    “你休要胡说,妖又如何人又如何,若不自由修成又如何,不入这涅槃地狱又怎知地狱疾苦,休要再来胡言乱语,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岚枫气得不行,却不忍对老叟怎样。
    “唉!糊涂,糊涂……”说罢老叟忽然化作一团青烟不见踪影,霎时岚枫便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这世间真有神仙妖魔,莫不是眼花了。
    接下的日子岚枫总是心神不宁,心想那日老叟化烟而遁甚是蹊跷,一番言语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妻子温雅善良,纯良恭俭与自己相依为命,若不是她自己早已在深山中孤苦至死,虽不知娘子是妖,但往日种种迹象岚枫早已了然,娘子定不是凡人,只是他二人情投意合、相濡以沫从未有半点怀疑,若不是那老叟多言岚枫也不会心存芥蒂,然夫妻二人甚是相爱、鹣鲽情深看着娘子温柔贤惠,与自己同心同德,耳鬓厮磨稍后便消了疑虑。
    就这样恩恩爱爱又过了半载,谁知那日月圆,岚枫的娘子忽觉得心中憋闷,便独自走去山林深处,说是散心去去便回,她千叮咛莫要岚枫去寻她,可等了许久岚枫便开始担心起来,这深山野里走兽颇多若是遇上岂不后悔终身,想到这岚枫便忘记了嘱托心急火燎的去寻娘子,夜黑风高,岚枫跌跌撞撞良久也寻不到妻子,就在岚枫心急如焚时忽然一道白光闪过,岚枫随即便追了过去,远处只见山坡上一美貌女子在月光的辉映下通体都透着白玉似的光,定睛一看原是娘子,彷徨不解之时若曦的衣服便从身上滑落在地随即她也消失不见,稍时只见一只白狐走了过来。
    “狐妹、狐妹原是你呀,都怪我眼拙才知是你。”岚枫一见是狐妹先前的害怕全消随。
    “相公我这番模样你不怕吗?”白狐忽然开口讲起人言。
    “大千世界生无奇不有,芸芸众生则皆有情义,我又怎会怕你,你我既已是夫妻,我必会不弃不离与你厮守白头。”岚枫毫无怯意反倒爱意倍增。
    “苍天弄人,相公虽不在意,可你即已识破,我便不能再与你面前幻成人型,与你的缘份怕是尽了。”说罢白狐就要转身离去。
    “娘子莫要离开,都怪我、我……”岚枫不知如何是好。
    “公子不必自责,你与我有救命之恩,本是报恩谁知与你生得情义,结为夫妻,这些日子承蒙相公照顾,不过我定是要离开的。”白狐也甚是伤心。
    “为何我不弃你,你我皆是天造地舍得的生灵无论你是人是妖从未想过离你而去,也未曾对你有半点疏远,如今你倒要舍我而去。”岚枫好生悸动。
    “唉!相公不知,自古人妖殊途我若留下定会要害了相公性命。”随后化成一股青烟消失不见了。
    娘子一走,岚枫心生绝望几经寻觅终不得见,日思夜想不思饮食,正当他绝望以及奄奄一息之时,白衣老叟突然显其身。
    “自古人妖殊途,天意难违你怎可背道而驰乱了纲常。”老叟一来便是责怪。
    “万物皆为生灵我为何不能爱一只狐狸一只妖怪,人也有好坏,我已不能为世人所容又怎会在意,我虽与妖生得情爱也知必会造天责罚,人神共弃,可他们又怎知我们不是真心。”岚枫说罢便昏死过去,幸得老叟施得法术将他救回。
    “也罢、也罢,你口口声声说爱她,可你怎晓得你有多爱。”老叟寻思良久慈悲为怀。
    “我愿为她割股削肉尝尽人间疾苦,只愿她陪我这一世。”岚枫句句真切。
    “那你可知它愿为你做些什么。”老叟又问。
    “我不知,也未想过要她为我做些什么,有她在我便会笑的多些,她若不在了我便心生痛楚,眼中有泪可我亦不能因爱她反倒害了她,却也不愿自己这般痛苦,只好忘却。”岚枫左右为难。
    “情爱由心生,你怎能轻易忘却。”
    “生的不快,唯有一死断了这念想。”
    “唉!好一个痴情人。”说罢仙人口念咒语唤得那只白狐。
    “相公这般执拗,情愿为我往度生死,我又怎忍心成仙逍遥,求仙人成全。”白狐见到岚枫如此痴情伤心不已。
    “也罢,若你二人真心,经得住这烈焰焚身之苦,我便成全了你们。”说吧白衣老叟口念咒语引来天火白狐不假思索跃进火海,岚枫见状怎可独活便与白狐一同置身于烈焰中,经烈焰焚身之苦,岚枫与那白狐都已脱胎换骨,白狐也再筑起人形,夫妻二人得老叟相助再续前缘。
    “人有贫贱富贵生老病死,唯爱长存,不分高低贵贱,不分前世今生,然人妖殊途将不容于世,我便让你们永世在这幻境之中恩爱长存。”随即仙人便将这一方山水化作一副水墨将其带回仙宫,让其在这一方乐土永生恩爱。

    免费订阅精彩香港六合彩网站,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古代聊斋之狐妹
本文地址:/mj/49442.html
上一篇:夜晚湖畔美人来    下一篇:枯井案